代找资料 联系方式

80%以上的大学生建议充实“青少年模式”的内容

80%以上的大学生建议充实“青少年模式”的内容

“什么是幸福的星球?”在实习期间,就读于海南一所大学的幼儿教师查伊(Cha Yi)最为惊讶的是,她的幼儿园里几乎每个孩子都能“熟练”地掌握不久前经常出现在短片中的流行语。“我还问了一个孩子,他是从哪里听说‘快乐星球’的。这个孩子在短片中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

不久前,“青少年短视频模式使用研究”课题组发布了《青少年短视频模式使用研究报告》,报告显示,70.8%的受访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直播软件。大多数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直播给自己带来了积极影响,但31.8%的受访未成年人表示,他们在时间管理方面变得更差。

从2021年6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正式实施。其中,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单独一章规定,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形成合力,培养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

近年来,短视频给青少年的教育和成长带来了很多便利,但青少年的网络成瘾也困扰着一些家长。一些短视频和直播平台通过在线青少年模式、防成瘾系统等功能防止青少年过度使用。这些平台的“防沉”效果如何?近日,葵涌学校媒体邀请118名大学生对tiktok、B站、fast hand、微信视频等视频平台的防瘾系统进行评估。在评估过程中,从视频平台青少年模式设置入口的易找到性、被孩子封闭的难易程度、青少年接触不良信息的程度、内容的类型和丰富性等多个方面对大学生进行了评估,以及能否有效预防青少年的网络成瘾。

“青年模式”参差不齐,既有意图,也有敷衍

“敷衍了事”是大三彭树新完成青年模范测评后最深刻的感受。他认为,一些平台推出的青少年模式功能不完善,甚至“设置符合相关要求,无法有效预防网络成瘾”。

评估结果显示,在八大热门青少年视频平台中,青少年模式已经推出,但在使用期限、使用方法指导、亲子账号绑定、每天第一次打开弹出提醒、是否保留搜索功能、是否取消发布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现场直播、点评、奖励、私人聊天等。在检查了8个平台后,他称赞了B站的两种tiktok模式和抖动。据Charles称,jitter提供的父子平台设置了设置年龄、更改以前的单模设置以及告别“tiktok”风格的功能。Cha-Yi认为,tiktok和B站的青少年用户数量相当大,因此建立有效的防成瘾模式非常重要。同时,查毅也表示,一些软件的防瘾系统需要改进,“一些设置入口不容易找到”。

对中学和青年学校媒体的调查发现,在八个视频平台中,青年模式设置的入学难易程度存在很大差异。接受采访的大学生在寻找他们的青年模特的入学机会方面得分最高(5分),其中B站得分最高,为4.01分;蒂克托克紧随其后,得到4分。桂宝名列第三。微信视频号得分最低,为2.21分。葵涌、B站、快手、好视频、斗鱼、虎牙直播6个平台,第一次打开时会自动弹出“青春模式”提醒提示tiktok。小红树和微信视频号码没有弹出相关提醒,只能通过主动搜索设置模式。

山东一所大学的王晓宇发现,与其他视频平台的“青春模式”不同,微信视频号码的功能设置“似乎有更多的自由度”。在评估过程中,她发现“即使开启了青少年模式,微信视频号码的弹出窗口页面仍然可以将观看范围设置为‘无法访问’、‘我关心什么’和‘全部’,用户可以不受限制地来回切换。”王晓宇认为,这一步设置并没有起到内容规范化的作用,“既然未成年人可以自我调整,那么青少年榜样的意义何在?”

王晓宇在评价中发现,视频编号中自我媒体账号推送的视频内容参差不齐,青少年心智不成熟,一些暴力血腥的场景不可避免地会给孩子带来负面引导。“在我开始青少年模式后,当我滑到第五个视频时,有一个名为“所有邪恶的坏习惯”的短片解释了电影的故事。封面上令人印象深刻地写道:“日本早期的坏习惯,父母在70岁时会被扔进山里“然而,10秒后,出现了没有马赛克的木乃伊和骨骼。”王晓宇担心这一现象,“首先,短片的‘快刀宽剪’会影响影片深层含义的传递。这只是为了吸引眼球的标题和图片,这将不可避免地给孩子们带来对历史和现实的误解。”

教育专业的王大仁认为,虽然他感觉到了一些视频平台的“诚意”,但他仍然觉得一些平台的青少年模式存在漏洞,“通过清理数据和卸载,我很快关闭了青少年模式,仍然有一些视频不适合未成年人在青少年模式下观看。”

“强制上网,网中不应有鱼”

“我发现一些青少年的网瘾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王大仁在实习后表达了这种感觉。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他发现一些学生的言语和行为深受网络平台的影响。“我偶尔会遇到学生在网络上使用一些粗俗的“词干”来扰乱课堂秩序。”在他看来,大多数青少年没有成熟的分辨是非的能力。他们很容易模仿流行的东西。如果流行的东西不好,就会造成一系列的恶果。与以往遇到的问题相比,王大仁认为,近年来互联网对青少年的影响维度更加多样化。

查毅已经当了两个多月的幼儿园老师,他还为十几名四、五年级的学生做了一个学期的家教。“无论哪个年龄段,他们都喜欢刷手机和视频。“基于这一现实,查毅认为有必要为视频平台配置青年模式。

彭树新认为,青少年的思想还不够成熟,还没有形成系统的三观。网络平台上充斥的不良信息容易导致他们盲目跟随,甚至有节奏地被犯罪分子利用。”

作为一名与青少年有着密切联系的帮教老师,刘映雪也发现了青少年使用视频平台的问题,但她认为视频平台不是“怪物”,而是青少年培养审美和创新精神的重要平台。”一些视频内容将帮助青少年丰富他们的知识,而青少年模式可以充当“中介”,以减少这些平台的负面影响,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效益。”

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儿童青少年研究所所长孙红岩说:“青年模式应该被迫上网,不应该有‘网中之鱼’。

“让有趣的事情变得有意义,让有意义的事情变得有趣”

《未成年人使用青少年短视频青少年模式研究报告》显示,在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未成年人中,77.0%的被调查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的“限制使用时间和登录时间”功能是有用的,46.5%的被调查未成年人认为“限制充电、奖励和其他消费行为”很有用,排在前两位。报告还显示,大多数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需要改进,占81.8%。42.4%的受访未成年人担心青少年模式会影响互联网体验,他们说开放青少年模式会让互联网变得不快乐”。

面对目前各平台青年模式混合的现状,参与评估的大学生也有自己的看法,在刚刚毕业一年的95后教师姜伟看来,一些软件青年模式推荐的内容不能满足青少年的兴趣。”推荐给我的好看的视频都是卡通,我教的高中生也不是很感兴趣;小红树的青春模式入口有点难找。找到后,我推荐给我的是与研究生入学考试相关的内容,未成年人无法阅读;大多数直播平台,如Betta和tiger Deaths都是游戏内容,而且几乎大多数青少年模式的内容都会被屏蔽。我相信任何使用这两款软件的青少年都不愿意使用青少年模式。“然而,他在tiktok和B站的得分很高。”除了有趣的课程外,这两个软件的推送内容中还有一些著名的教师课程,这符合青少年的兴趣

同时,姜伟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每个应用运营公司都可以考虑在使用期限等限制的基础上,将大数据过滤应用于青年模式。提供给青少年的内容可以与他们的年龄和需求相匹配,从而避免他们利用青少年模式。”

与姜伟一样,王大仁认为,青少年模式下的平台内容应该针对青少年进行定制和优化,营造自主学习的氛围,开阔他们的视野,使视频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学校教育的延伸和补充。

王晓宇希望视频平台能够进一步优化“青年模式”,我不同意“一刀切”的设置模式,我建议我们可以细化年龄层,增加对媒体账号推送视频的审核。”

对中学和青年媒体的调查发现,83.05%参与评估的大学生建议在青年模式下丰富内容产品,避免过于单一;79.66%的人不同意“一刀切”。此外,孙红艳在之前的调查中发现,超过40%的未成年人表示,使用青少年模式会导致他们在互联网上失去快乐。“我认为这应该是当前青少年模式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她承认,当前青少年模式提供的内容存在同质化、内容单一和兴趣不足等问题,“这会让青少年觉得这种模式没有成年人那么有趣。”

孙红岩建议,首先,青少年模式下的内容制作要满足青少年的认知特征、心理接受特征、教育需求、休闲娱乐需求,打造专属内容池。第二,家长和教师作为成年人,应该承担起监督和引导青少年使用青少年模式的责任。第三,平台应依托自身强大的平台推荐机制,聚合优质丰富的内容,为青少年推出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内容。第四,国家要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

孙红岩说:“如果青少年模式比成年人更有趣,青少年肯定愿意使用它。让有意义的事情变得有意义和有意义的事情变得有趣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