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找资料 联系方式

385万高职学生的“就业旺季”给予高职学生更公平的就业待遇

385万高职学生的“就业旺季”给予高职学生更公平的就业待遇

湖南省长沙市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王庆国从各高校每周公布的毕业生就业统计数据来看,经常会随着上述高低数据波动,“每周数据将发生变化,有时比往年同期高1个百分点,有时低1-3个百分点。但总体而言,就业签约率低于往年”。

“与中国整体形势一样,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就业形势明显更加严峻。”这不仅是王庆国面临的难题,也是许多高职院校必须克服的障碍。

到2020年,今年将有874万大学毕业生。其中,高职毕业生约385万人。高职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如何?新的挑战和特点是什么?高职教育如何“解决问题”?记者进行了多次调查。

不同的专业有不同的“身体感受”

自2月份以来,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推出了一系列促进毕业生就业的措施,各高校、企事业单位也推出了各类“云招聘”。然而,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郑亚丽表示,“从这段时间的运行来看,效果还不够明显。面对疫情,企业和毕业生似乎都特别谨慎,观望。”

湖南化工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龙平也有同感。前几年,在组织线下招聘会时,隆平从不担心。许多企业前来注册,需要经过严格筛选才能参与。去年,700多家企业参加了学校组织的2020年毕业生供需会议。疫情期间,只有约80家企业参加了网上招聘会,签约率不高。

对此,隆平分析了几个原因。一是岗位数量和质量低于历年同期,学生的适应能力不如以往;第二,学生普遍习惯于通过校园招聘会求职,不适合在网上求职;第三,学生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们对未来有更强烈的不确定性,觉得“我还是等着瞧吧”。

对于高职毕业生,他们中的许多人通过在职实习来确定自己的就业单位。“然而,受疫情影响,由于企业复工较晚等因素,学生的在职实习时间被推迟和缩短,这将影响学生的就业。同时,许多企业直接减少或停止招聘计划,特别是服务企业。”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费小平告诉记者,在2月份的调查中,调查发现,因企业生产经营状况或未能及时到达岗位,被分配到单位的学生中约有6.43%被单位开除。

这一现象也出现在湖南化工职业技术学院。隆平告诉记者,由于疫情的影响,需要再就业的学生大多集中在服务业的相关专业。例如,该校约有20%的化妆品经营管理专业学生面临这一问题。前几年,企业“一生难觅”,供应几乎供不应求。化工、制药、智能制造等非服务类专业就业形势相对稳定。

疫情期间,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调查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有272名学生失去实习岗位,占总调查比例的4.45%。王庆国介绍,从高校和专业的影响来看,电子商务、商务英语(外贸)和软件专业虽然还没有到岗位,但已经在国内开始上网;社区、殡葬、养老专业由于疫情需求增加,就业情况好于往年;“然而,旅游业和会计业的影响很大,因为旅游业受到了沉重打击,大学的会计专业主要从事中小企业的财务工作。这种流行病对中小企业有很大影响”。

此外,郑亚丽认为,这与制造业复工形势较好,服务业复工进展缓慢有关。“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不断变化的形势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新的需求和新市场。在流行期,新经济已经成为一个亮点。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特别是互联网经济和云服务等新业务形式的发展,都没有受到影响但扩大了发展空间,为毕业生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经济、新业态展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在流行之前,它们发展迅速,而这场流行恰恰凸显了它们,如工业互联网、电子商务直播等。”隆平认为,这对学校专业设置的调整也有启示,“我们应该根据未来的市场需求培养人才”。

上学的意愿大大增强

面对今年特殊的就业形势,不少学生纷纷退出就业大军,选择”专科升本科”的道路继续深造。

常州信息技术学院今年毕业生中,选择继续深造的比例比去年高出近20%,报考军队的毕业生人数是去年的12倍;在2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中,长沙市民政局约有23.31%的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rs职业技术学院愿意申请“从初级学院升级到初级学院”。然而,王庆国在接受《中青日报·中青网》采访时表示,这一比例已上升到40%以上;同样,申请“学院到学院”的学生人数也在增加“在湖南,化学职业技术学院今年也增加了2.5倍。

这一比例的增加与教育部明确提出的今年扩招32.2万名学生有关。

今年4月,湖南省教育厅发出通知,调整原“专科升格为本科”政策:2020年,推荐专科生参加选拔的高校推荐比例“专科升本科”将从各专业平均分前20%扩大到各专业平均分前40%,如果前40%的学生自动放弃选拔资格,可根据情况予以补充。

政策一出台,湖南化工职业技术学院商务英语专业大三学生马娇兰就明显地感觉到,她身边有很多团队都想“从大专升级到大专”。“教育是一块垫脚石,马娇兰从大一开始就有了升学的念头,,她希望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和受教育程度,而这场流行病强化了她对继续教育的信念。

然而,根据郑亚丽的分析,“大专升格为本科”扩招对于解决就业问题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以浙江省为例,“专科升基”招生计划去年为14622人,今年扩大到28110人。“招生规模似乎已近翻番,但与今年浙江省13.6万名高职毕业生相比,毕业生就业仍面临巨大挑战”。

不过,费小平也提醒,应该控制好“从学院到本科生”的招生规模。因为高职教育的定位和目标是培养高素质的技术应用型人才。如果高职院校片面、过度地宣传学生“从初级学院升为基础学院”,将进一步引发高职学生“本科情结”的热潮,势必对高职院校正常的人才培养和教学管理产生一定影响,进而影响高等职业教育在专科层次的健康发展。

给予高职学生更公平的就业待遇

与毕业生不同,高职学生一直面临着“学业歧视”的问题。正如费小平所说,如果就业成本差异不大,很多人一般都有“985和211本科生>普通本科生>大专生(高职生)”的学业歧视链。学术歧视的实质是“学位是判断考生学习能力的一个快速而简单的指标”。

“当前的社会是一个典型的学术社会。高职毕业生的就业显然受到其他普通高校毕业生的挤压。同样,这种挤压不仅存在于高等教育的内部体系中,也存在于社会雇主对高职学生的低认可度。即使一名学生进入联合国他从高职院校毕业,再从本科毕业攻读硕士学位,将来会到社会上求职,但用人单位也可能会对自己的学历进行三代审核,原来低学历的起点将成为不可磨灭的事实“痛,”郑亚丽说。

然而,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民主建设委员会副主席、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副校长徐玲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到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希望。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各地要清理和取消对就业的不合理限制,千方百计促进就业,千方百计扩大就业。”

“什么是不合理的限制?我认为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列出清单,由一个部门牵头进行专项整治和系统处理,而不是停留在纸面上。”徐玲认为,公务员和国有企业在招聘中对本科以上学历的限制是不合理的。“例如,一些非专业技术公务员也可以胜任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工作。至少给他们一个参加竞争的机会。”

郑亚丽还呼吁政府关注高职毕业生的就业保障,并给予就业支持政策,让当地城市的高职毕业生与本科生平等相待;政府牵头改革制度供给,帮助高职毕业生在公平、顺利就业的过程中消除就业歧视;同时,王庆国认为,在扩大重点领域,特别是中小学教师和社区招生的同时,高职教育也要加强自身素质的提高,,使高职学生具有更强的技能和更实际的操作能力,更具竞争力。“在此基础上,加强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如果学生只具备技能,不具备拓展、复合、创新的综合能力,就有可能在快速迭代的社会中被淘汰。”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