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找资料 联系方式

网络教学给高职教育带来了“痛”和“变”

网络教学给高职教育带来了“痛”和“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突然发作加速了高职院校信息教学的步伐。从网络教学的恐慌、焦虑和忙碌,到后来的平静、平静和舒适,都有许多值得注意的地方。疫情下的网络教学改变了高职教育的教学思路。高等职业教育经历了一个痛苦而又充满希望的自我变革过程。

改变教学组织形式,迎来线上线下互动教学变革的痛苦

网络教学在这场流行病的冲击下,对现行课堂教学体系的具体组织形式提出了新的挑战,并对新的高职教学形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互联网+教学”的变革是生产力本身向教学组织的直接变革。这种变化,这种观念和需求在十年前或更早的时候是无法产生和想象的。此前,“互联网+教学”的新教学形式尚未完全形成,但疫情集中验证其功能和效果。虽然组织变革不可避免地带来不适应、不熟练的阵痛,但传统的课堂教学体系并不能消失。互联网+教学不是简单地将传统教学方法转变为在线形式。确切地说,它是一种应用于全日制教学的新的教学形式。充分发挥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学各自的功能和优势,实现线上与线下的结合,充分利用信息和智能技术,进一步开发线上教学的新功能、新方法,如专业(群)建设教学资源数据库、智能教学设施(平台)的开发、高职特色课程资源和教学方式、“互联网+教学”系统的升级等,从而推动高职在线教学进入新常态。

调整管理方法的痛苦带来了学生学习便利性的变化

教学组织的变化也引发了一系列的关注。一是网上教学管理。传统课堂教学的优势在于面对面管理、面对面交流、实时集中控制,这不仅充分发挥了教师管理的优势,而且不可避免地导致学生学习的被动性和控制性,但也导致了长期以来教学管理的单一性和固化性。流行病的突然发作打破了这种惰性。学生不再是老师的眼中钉。如何在网络教学中管理好学生,确实让很多高职教师“汗流浃背”。

实践证明,学生在疫情期间很快适应和接受网络教学,这超出了教师的想象。网络教学具有快速、方便、快捷、可重复等特点,深受学生欢迎。在经历了最初的磨合期和适应期后,网络教学很快成为高职教学的一种模式。学生们适应并喜欢它,因为它可以促进一种相对自由的学习方式。尽管仍有许多缺陷和不足,但这是大势所趋,不可替代。

学生的新“习惯”表明了教育的新“需要”。疼痛是教师主导教学模式转变下学生被动学习的真实反映。为了提高“互联网+教学”的有效性,必须改变被动学习的习惯,研究新技术下心理变化的新习惯、新规律和职业教育的发展规律,引导师生使用新工具,实现自主学习和个性化学习,增强学生的探究性和学习的主动性。教师要引导学生学习,必须顺应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探索符合高职教育本质和规律的新的教学形式和管理方法。

改变课程划分的痛苦整合团队教学的变革

按照传统的教师教学组织分工,高职院校教师按专业分配课程:以教研室为单位,每名教师担任一、二、三门固定课程,从长远来看,日复一日。

然而,疫情下的网络教学开始部分改变这种教学方式:一些教师具有较强的专业能力和优秀的网络教学技能。出于教学的实际需要,他们作为多个班级的集体直播,成为著名的“网上流行教师”;一些学校成立了在线教学技术支持小组;一些学校根据教师的专业知识,协调其他教师参与教学,建立信息化教学团队,实行分工协作:教师集思广益备课,讲师授课,技术教师负责录像和网络平台测试,辅导员负责教学管理。这些更加细化的教学分工,如教学监控、学生教学服务等,改变了教师一门课程的传统教学组织、分工和教学过程,出现了新的教学环节和教学过程的新组合。

这是网络教学的一个“变化”,打破原有专业课程内部的组合分工,实现课程内部的结构重组:教师根据课程模块的分工和专业的优势和特点,充当课程模块的研究者和讲师;教学团队的分工不仅分割了原有的教学过程,还增加了在线教学的新环节,实现了多教师协同的混合教学模式。最显著的特点是,课程不再由教师主持,而是由团队共享。可分为课程研发小组、讲座小组(主旨演讲人)、协作小组(网络平台、教学资源、操作演示、课后或课间协作协助等),甚至该小组成员可能不在同一所学校,该小组可能不服务于一所学校,他们还可以为多所学校提供网络甚至离线教学。

新教学团队的出现将打破学校对教师的占有和现有的分工。这种变化可能使许多人“失业”,并产生其他形式的“新工作”,这将对高职教师的职业生涯产生影响。

有限实践和训练的痛苦导致了“实”与“空”的结合的变化

实践教学被认为是高职院校网络教学的难点,也是疫情下的最少课程。职业教育实习如何实现线下上网?如何使用在线和离线?疫情爆发后,如何有效促进高职实践教学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是亟待解决的命题。

首先要解决的是全面服务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有效解决岗位实习中的问题“阅读”问题。长期以来,校企合作、产教结合中存在着“工作”与“阅读”的矛盾。部分工作和部分学习中的一维“阅读”难以实施,制约了“生产”与“教学”的深度融合。互联网+教学为这一目的提供了便利条件。通过在线教学,学校不仅可以在学生集中实习的企业进行理论教学,还可以在面向现代服务业的新兴行业的一些分散的专业岗位实习。

全面推进5g、人工智能、大数据服务实践教学,加快智慧校园建设。如果充分利用智能技术,加强实践教学管理、实践与培训监控,加强在线实践教学指导,实现远程“教”与“学”的沟通而企业讲师远程参与教学和技术交流不再受空间距离的限制,那么增加虚拟仿真资源的建设,突破在线虚拟仿真的关键技术,必将使实践教学“虚拟”得到“真实”的效果。

确保教学质量测试的痛苦,引导智能化全过程监控的变革

对网络教学质量的担忧是继网络教学管理的“恐惧”之后的又一个现实问题,也是对网络教学的“终极”考验。长期以来,高校一直担心网络教学中的“放羊”、“排水”问题。这也是网络教学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因此,如何保证教学质量,追求高质量标准将成为高职院校后续研究的重点。毫无疑问,大学应该实践智能全过程监控的真正“功夫”。

第一,加强对网络教学过程的监控。应用大数据捕捉在线学习痕迹,实现教与学双重监控。从资源建设、课前准备、过程教学到课后指导,构建全程教育的全程监控体系;建立从出勤、教学参与、自主学习、课间测试到课程评估的在线教学学术评估体系。

第二,练创新网络教学监控手段和技术的功夫。拓展新思路,结合课程和平台的特点,运用智能化、大数据技术,在线测试与离线测试相结合,开发测试工具、反馈系统和评估系统,满足高职院校在线教学的需要。

第三,要在加快质量标准化建设上下新功夫。制定高职网络教学质量评价标准,实现专业标准、人才培养标准、考核标准和考核流程的科学化。

第四,要练就与高素质教师合作的功夫。这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最好保证。充分发挥名师资源共享,实施名师多校联合小组教学,以“课程”质量保证“学”的质量,提高教学效果。

在疫情期间,nail和其他平台推出了许多精彩的“屏幕录制”课程。因此,尝过甜头的教师将制作出大量高质量的“录音屏幕”,并出现一些高质量、精彩的“黄金课程”,只有少数幸运的学生在课堂上“享受”。由于疫情的影响,这些黄金课程通过“录制屏幕”进入公共课堂,并被整个网络共享。“线上流行教师”也成为线下教学的另一道风景线。名师效应从根本上保证了教学质量,为提高教师素质提供了一条“赛马之路”。

流行期还没有结束,职业教育的“痛”和“变”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是美还是隐藏的缺陷将继续考验高校的智慧和集中度。但总之,高职院校的“蝴蝶变”教学需要我们全力以赴。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